推荐一下免费看电影的软件

看着宋怡菡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安然却不经意地翘起了嘴角。

宋怡菡的同桌更是火大,双手插着腰,脸上是掩不住的怒气。

“宋怡菡!你自己不检点被人欺负,反倒四处造谣拖我下水!要不要脸?!还诬陷我毁你证据,真是可笑!贱人!”

宋怡菡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低着头什么话也说不出。

“宋怡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叶梓皱了皱眉,低头看着宋怡菡。

“叶梓,你还不懂吗?”安然不动声色地开口,“我们被人耍了!”

“啊~”宋怡菡的同桌本已经走到了教室门口打算去吃午饭,突然,她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安然,“我想起来了!昨天早自习下课之后,我亲眼看着宋怡菡走进了校长室的门!至于说了什么,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结合你们说的话,我大概也能猜出七八分了。奉劝你们一句,离那种心机女远一点!”

叶梓像是理清了头绪,不可思议地摇摇头不敢相信。

“不可能的……没理由啊……”

站在一旁的颜寒也是满脸的不理解,一言不发地瞪眼看着面前的几个女生。

“是!你们不用猜了。”宋怡菡猛地站起身,红着眼看着安然的脸,“是我去找校长的,是我让他放出那些证据,并且赖到你头上的,也是我,故意钓你们上钩的!只是我千算万算,没算到安然竟会留了一手。”

“你这么精明,居然敢全盘相信我?这也是我没想到的。”安然笑了笑,“宋怡菡,我这个人呢!素来不会白白受人欺负,你来找我帮忙,虽说我感到有些奇怪,但我还是尽力去做了。不成想,你却以怨报德!幸而你并不怎么了解我,才会空欢喜一场。”

长发气质美女表情可爱笑容甜美

顿了顿,她又接着开口:“没听说过吗?吃一堑长一智!以前的我,正是太容易相信别人,吃了许多的亏,而今才渐渐学会自我保护。我可以无条件的帮你的忙,但绝不会任由你随意地诋毁欺负。听懂了吗?”

“算我看走眼了!”宋怡菡看上去却比刚刚镇定了许多,脸不红心不跳,“反正,我的目的也达到了。”

“我不懂……”叶梓皱皱眉,“宋怡菡,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你托我们下水,自己不也是惹得一身的麻烦?”

“你问我?”宋怡菡冷笑一声,转脸看着叶梓,“若不是安然聪明留了一手,你是不是已经打算和她决裂了?在你心里,颜寒的地位远远高过安然,对吗?颜寒因为这件事而迁怒于你,你便因此怨恨安然,这就是我想看到的。懂了吗?更何况,那个畜生也被开除了!总归是我赢了。”

“你疯了!”

“我没疯!”宋怡菡一把推开面前的几人,“疯的是你们!是你们无缘无故招惹我的!我本打算自己悄悄地解决这件事,是你——颜寒,你偏要招惹我,这倒也罢了……你——叶梓!你还偏偏故作好心的来打听我的事。是你们逼得我走投无路,是你们一步步走进我的圈套,我本无意针对你们任何人!”

“你……你简直是愚不可及!”叶梓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好心,在宋怡菡的眼里,却成了伤害自己以及安然的借口,一时间感到气愤难当,同时,又有些羞愧,尤其是面对着身旁的安然。

幸而,安然看也没看他们一眼,似乎无心再去理会其他,既然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自然没有必要去深究原因。

想到这,她便转身走出了教室,留下了身后面色各异的三人。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现在事情败露了,你能得到什么好处!”叶梓依旧紧紧地盯着宋怡菡的脸,想要透过她的表情,看穿她的内心。

“好处么?至少……现在看来,你和颜寒之间,已经有了嫌隙。而我猜测,安然恐怕一时间也不愿再接纳你。”宋怡菡笑得有些阴森可怖。

颜寒看着宋怡菡的笑脸,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她,竟有着如此深的心机和如此可怕的想法。

“你们还不走?我可要去吃饭了!”宋怡菡淡淡地看了两人一眼,笑着擦身走了过去,还不忘摆了摆手,“不耽误你们‘谈情说爱’~”

最后一句话,任谁听来也是带着几分戏谑和嘲讽。

叶梓使劲皱了皱眉,站在原地有些手足无措。

“叶……”

颜寒刚一张嘴,叶梓抬手捂住了耳朵。看样子,宋怡菡说的没错,两人之间已然有了嫌隙。

“对不起!你别这样……”颜寒犹豫了几秒,还是轻轻地抚开叶梓的手,眼圈红了红,“是我的错,不该……”

“你别说了!”叶梓打断他的话,“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不是你们的错!是我……是我蠢,是我笨!”

说完,她一把推开颜寒,哭着跑出了门。

此后的几天时间里,安然表现得很平常,既没有刻意疏远叶梓,也没有有意地迎合她讨好她。

兴许是觉得羞愧,叶梓倒有意无意地和安然拉远了距离。

又这样过了几天,宋怡菡真的转学离开了。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件事,也就此了结,无人再提起。人啊,总是这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副看戏的心态,没人关心事情的真相,也没有人真的在乎受害者的心情,他们对施暴者的谩骂也好,对“告密者”的嘲讽也罢,大多建立在不损害自己利益的前提下,只为了表明自己有着多么“高尚”的情操。至于这件事会带给受害者怎样的伤害,他们毫不关心,更加不愿费力气去反思这件事所带来的影响。

待一切尘埃落定,太阳照常升起,人们依旧满面冷漠——除非那些痛彻心扉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自己的身上,他们才会愤世嫉俗地去批判旁人的漠不关心。

看透了这一切,安然反倒更加珍惜起自己与王兰的情谊。无论何时何地,愿意相信自己站在自己身边的,唯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