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吧app

白子今虽然从贺兮儿佳丽悻悻的离开,但是事情还是给她办了,很快就找了个铺子,而这个铺子,并不是他名下的,因为贺兮儿有言在先,不想要跟他有太多的瓜葛。

不过别人的铺子,就没有那么多尽如人意了,铺子里面两个伙计,一老一少也被贺兮儿接管过来了,反正她开酒馆为的是自己开心,而不是为了钱,多养两个就养两个,何况他们也不是什么都不做的。

贺兮儿正式接管的那天,年纪轻的徐宽还好一些,年纪长的王胜却忧心忡忡的,眸子中全是担忧之色。

二人看到贺兮儿恭敬的施礼,贺兮儿摆摆手,“不必客气,以后咱们在一处干活,就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了,既然打开门做生意,就没有不希望好的道理,日后如何,还仰仗着二位呢。”

贺兮儿说着对二人福了福身,二人皆是受宠若惊,直呼使不得啊。

王胜眼里的担忧仍在,“老板娘,您这是……您这是要辞退我的意思吗?”

贺兮儿笑了笑,她刚刚有说吗?甚至连那个意思她也没有流露出来吧?

“王叔您这是哪里的话,干的好好地辞退你做什么?”

“啊?”不辞退啊,这下王胜才放下心来,虽然这里以前是酒馆,但是听说新的东家也是要开酒馆的,但是又听说开不一样的酒馆。

他也不知道这个酒馆还能够咋个不一样,还能开出个花来不成?

“多谢老板娘大恩大德,让我留下来,以后只要您知会一声,我一定听您的差遣。”

贺兮儿点点头,看了眼对面的一老一少,她会心一笑,“你们不用怕,也不用那么拘着,往后天天在一块,你们这样,倒叫我有些不舒服了呢,我打听过了,以前的工钱有点少,我打算给你们每人一两银子,而活儿呢,虽然跟以往的有些不同,但是大同小异,也查不到哪儿去。”

溪中温婉少女含情脉脉的眼神

新来了东家,还直接涨了工钱,二人听了简直开心的合不拢嘴了。

贺兮儿把新铺子要买的东西都写在了纸上,让腿快的徐宽去置办了,顺便她也想要看看这个人可不可用,每样东西的价钱,她都知道。

虽然这样有些小人了,但是她也没有恶意。

总不能连自己身边的人能不能用都不知道吧?

……

“京城情况如何了?”白子今看着眼前的黑衣人。

“一切如公子所料,老王爷病重,临终之前答应了皇上的赐婚,如今,那人再不能跟您抢了!”白子今嘴角上扬,他既然是设局之人,这个局如何走下去,当然他说得算了。

他为什么醒的那么晚,就是因为他耗费了太多的心神在设局之上,桑念之在这个世界里,依然没有办法跟兮儿在一起。

桑念之跟宜阳公主定亲了,这对于白子今来说,可是件好事儿啊。

桑念之要是敢拒婚,那么就是丢官又丢命,对于掌握着大权的男人,白子今觉得他不会的。

贺兮儿一直忙碌着,但是皇榜已出,她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