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菠萝

   这是公爵回国之后,宫五第一次主动联系公爵。

   联系号码是往岳美姣要的,用了步小八的手机打过去的,她自己的开不了机,就用步小八的,反正步小八很少打电话,电话费不用也浪费了。

   公爵的电话很快通了。

   “喂,小八。”

   宫五拿起电话看了看,奇怪他怎么知道步小八的电话,“喂,是我,宫五。”

   “小五!”公爵听到是她的声音,显然很高兴,“我以为是小八的电话。”

   宫五问:“你怎么知道是小八的电话?”

   “小八第一次拿到手机的时候,就给我打了电话。”公爵说:“我存了下来。”

   宫五瞌睡眼,然后就她问:“那个……我件事,我有一个形状很奇怪的手机,我妈说是你送给我的?”

   公爵点头:“是的,是我送给小五的,怎么了,手机有问题了吗?”

   宫五应了一声,说是,然后她说:“我不知道密码是多少,你知道我给自己舍了什么密码吗?”

   公爵回答:“知道,小五是进不去了吗?我说了,小五拿笔记一下。小五的密码设的很复杂,因为你说这样的话就算有人偷了手机,他们也没法使用。”

   咖啡少女气质显露纯净风采

   宫五:“……”然后说:“你说密码,我记一下。”

   于是公爵把密码说了一遍,宫五记下来,她点点头:“谢了,我先挂了。”

   公爵急忙问:“小白菜还好吗?有没有哭闹烦你?”

   宫五瞌睡眼:“睡觉了,没烦人。挂了。”

   公爵又问:“小五觉得身体还好吗?如果有什么问题,记得一定要集市跟医生说。”

   宫五不耐烦了,“知道了知道了,挂了!”

   这下不等公爵开口,她就咔嚓挂了电话。

   公爵看着挂断的电话,叹口气。

   他觉得,这世上对倒霉的事都让他摊上了,虽然是他自己的问题,但是,一想到明明好的跟什么似得小五,突然之间对他恶言恶语还不待见这心里就不是滋味。

   外面一片吵闹声,燕大宝正跟燕回在说话。

   自打燕大宝把她头发给剃了之后,燕回就没消停过,一蹦三尺高要收拾宫五,燕大宝肯定不让啊,不但她不让,展小怜也都放话了,他要是敢欺负小五,掉头就去湘江,他要是跟去,绝对让她哥哥家的一帮儿子打的他这辈子都进不了湘江一步。

   燕回可是个大半截身体都埋土里的老家伙,人家龙呜呜、龙看看、龙帝、龙飒个个都是身强力壮的大好青年,就连小龙都(du)都成了眉目如画的少年郎了,燕回这个老东西能打的过人家吗?

   这世上,再如何翻云覆雨的人物,都终究躲不过岁月这把杀猪刀。

   别看燕回天天嗷嗷着又是美容又是要打针,可老了就是老了,再怎么着用面膜抹脸蛋,再怎么保养的好,也抵不过年龄在脸上留下的痕迹。

   展小怜的话终于起了作用,燕回不嚷嚷着去报复宫五了,但是他天天心疼燕大宝,看到她光着小脑袋坐在沙发上看书就心疼的要死:“燕大宝啊!你的头发呀……”

   燕大宝抿嘴,从书里抬头,“爸爸,你能不能不要天天喊啊!”

   燕回往她旁边坐,伸手去摸她的脑袋,一边摸一边说:“燕大宝啊,你好像长一点头发出来了,有点扎手。”一脸的欣慰,“燕大宝终于长头发了!”

   燕大宝瞌睡眼:“我还在考虑要不要把我刚长出来的头发再给剃了,要不然摸着不舒服来着。”

   燕回坚决反对:“要有头发的燕大宝,没有头发的燕大宝不如有头发的燕大宝可爱漂亮!”

   燕大宝顿时瞪着眼,盯着燕回,一脸的伤心:“爸爸,你说我不漂亮!”

   燕回:“……”

   燕大宝指控:“你竟然说我不漂亮,我是最漂亮最美丽最可爱的,我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姑娘,你现在嫌弃我不漂亮,爸爸,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爸爸,原来你只是觉得我头发漂亮,我没了头发你就说我不漂亮了……哇哇哇哇……我伤心啦!”

   燕回傻眼了,赶紧过来用他脑子里有限的词汇量,把燕大宝夸的天花乱坠。

   最后燕大宝还伤心的给宫五打电话诉苦了。

   宫五挂了燕大宝的电话,叹口气,她跟燕大宝真的是好朋友吗?为什么她要交一个那么天真蠢真的好朋友呢?

   真是有点搞不懂自己的脑回路了,她之前得是多缺朋友啊!

   不过想想她好像是挺缺朋友的,如果是燕大宝这种的,她好像确实会容易接受,毕竟,跟燕大宝相处不需要太费脑筋,因为燕大宝压根不会对人使坏心眼,她那种的,绝对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别人说什么都不光用的那种。

   这样一想,宫五觉得燕大宝好像是个挺不错的交朋友对象似得,很好,终于觉得自己找回了一点智商和眼光了。

   她躺在被窝里,小白菜由阿姨看着,她现在岳美姣肯定不会让她看孩子,自己都没搞明白,能尽心看孩子吗?

   宫五按照公爵提供的密码,终于进入了手机里面,她点进去,看了下自己的通信录,发现自己竟然给“小宝哥”这个通信号码标注了特别的符号,在“小宝哥”这个名字的后面加了一个可爱的吐着爱心香吻的小鸭子图标。

   这分明就是特殊对待,因为其他人那里是没有的。

   宫五抿嘴,盯着那个图标,满心的郁闷,她这是得多喜欢他啊?要不然,怎么就等了两年都没让她死心呢?

   翻了下通信记录,发现两人之间发了很多短信,她一边看着,一边看着日期,发现自己这两年不是完全没有联系,只不过大多时候她主动的发信息的多,后面这一年半的时间才是完全的没消息,再次之前,她也是经常发信息的,只是公爵的回复要更慢。

   她躺在床上,手指不停的上翻,查看他们最早的对话记录,她不厌其烦的翻着,努力的想要翻到第一次联系的日期,手指都有些累了也没放弃。

   虽然前后的跨度的时间比较长,但是宫五发现其实两人的联系没有她想象中的多,最起码在短信这一块上,联系短信数目没有那么多。

   在她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她真的翻到了最早的一条短信。

   那是一条在宫五看来没头没尾好像道歉的短信。

   短信的内容是:小五,很抱歉今天发生了一系列的事,希望这些事没有给你造成困扰。嗯,其实我有点自责,怠慢了初次前来做客的小五,对此我感到很抱歉。

   宫五盯着这条短信,难道这是她去他家做客,然后被怠慢的意思?

   宫五想不出来,又有点郁闷,总之这看的有点不对劲。

   之后的短信大多对话很客气很小心,不像是热恋中的人对话,直到后期才慢慢热络起来。

   再之后也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相互发短信,宫五想到之前她妈说她去伽德勒斯读书这事,难道是因为那段时间她在伽德勒斯,两人在一起,所以才没有发短信的缘故?

   宫五看的稀里糊涂一知半解,然后她开始研究她的手机,最起码对现在的宫五来说,这是部新手机。

   然后她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软件图标,她好奇的点开,突然发现这个图标是个学英语软件,因为在里面有英语翻译,以及她和另一个人各种英语对话。

   宫五随手点开一个,震惊的发现对话的是人就是公爵。

   宫五震惊,这是她和那家伙学英语呢?

   随着她往上翻记录,越发证实了她的猜想,果然是她跟着对方学英语的软件。

   软件功能很强大,她都不知道还有这种软件。

   最让她惊奇的其实不是这些,而是她随手点开的一段音频,对方用字正腔圆的声音跟她说的一段英语,她竟然不需要任何翻译软件,全都听得懂。

   宫五茫然的抬头,她应该是真的在外留过学,要不然,她那种学渣,怎么可能听得懂这么长的英语啊!

   原来记忆有些断片,学过的东西还是存在的呀!

   这个认知让宫五有些高兴,原来是她不但有了个可爱漂亮的女儿小白菜,她也已经不是学渣了呀!

   当然,后期的聊天对话里,也有些让宫五觉得羞耻的东西,比如她似乎好像应该在学英语的过程中,跟对方撒娇了,反正之类的话还是挺多的,这让宫五对自己无语了很久。

   她现在的脑子还有些混乱,总觉得自己现在听到看到的没一样是她清楚的,这种什么都不知道,别人什么都知道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她退出软件,决定尊重下自己曾经的选择,最起码要稍稍了解下那个男人,要不然,不能自己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人欺骗了,结束的自己都懵懂。

   于是,她绷着脸,严肃认真的给“小宝哥”发了一条短信:你好,我是宫五,我已经进了手机了,密码是正确的,谢谢你的帮忙。另外,我看到了我跟你之前的一些短信,我觉得短信的内容能证明我们之前应该有过亲近的关系,但是对于短信的内容,我觉得我之前明显对你了解不足,所以我依然不能相信你之前说过我们相爱的话。当然,鉴于你自称是小白菜的父亲,我决定要了解一下真相,能不能麻烦你跟小白菜坐下亲子鉴定?这样,我再决定考虑下要不要让你见小白菜,毕竟,只有孩子的父亲才有资格见孩子,而你没有任何证据,对吧?

   编写完成,她点了发送。

   公爵很快收到了短信,默默的擦去了自己嘴角内伤憋出来的血,一个字一个字的回复:我可以解释一切,如果你愿意听的话。当然,为了证明我是孩子的父亲,我愿意带着小白菜去做亲子鉴定,这样可以消除我们彼此陌生的第一步。谢谢你愿意重新考虑我们曾经的关系,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带着小白菜有一个幸福的未来。

   宫五都快等睡着了,才终于收到公爵的短信发过来。

   宫五看了看,觉得他有勇气去做鉴定,说明他还是多少有点自信的。

   点点头,回复:好的,那就明天吧,这样我们可以尽早知道结果。另外,我像问费先生一个问题,我在伽德勒斯期间,是住在费先生家里还是学校宿舍?

   公爵回答:小五刚到伽德勒斯是住在我的家中,后来有几个月小五暂时搬去宿舍,最后又搬了回来。

   他没敢说宫五是因为什么搬去学校的,如果他要写出来,公爵觉得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搭理自己了。

   宫五看着那条短信,努嘴,终于回复:我妈说我一直都是住在宿舍的。

   回复,然后关机睡觉。

   气死,就说那家伙不靠谱,说什么都对不上!

   她妈和他,她肯定是信她妈的话呀!

   气的一觉睡到天亮,睁开眼耳边就是小白菜奶声奶气的声音,宫五扭头就看到小白菜两只小胖手抓着床沿,微颤颤的站在床头,嘴里还在嘀咕:“麻……麻……”

   粉嫩嫩的小嘴上还滴着口水,怎么看都让觉得小丫头可爱无敌。

   看到宫五看到她,小白菜咧着小嘴笑的早晨的小太阳花似得,叫的更欢:“麻……麻……”

   宫五忍不住伸手,一把将她抱到床上,“妈妈的小棉袄,你怎么一大早就在这里啊?妈妈看到你心情好好呀!”

   没办法呀,太可爱了,她眼中看到的小白菜真是越看越可爱,现在有人告诉她说这孩子不是她的,她都不信了,肯定是她的,也只有她才生的出这么可爱的女儿呀!

   至于爸爸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小白菜漂亮啊!

   小白菜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混血儿的痕迹,完全一张东方人的面孔,就连眼珠子都是黑溜溜的,这可真是老天都不帮公爵,一丁点证据都找不到似得。

   宫五抱着小白菜,小姑娘的小腿短短粗粗,还肉嘟嘟,宫五伸手捏了捏,有点担心这孩子以后会不会长不高。

   说起来啊,她和她妈都很高啊,在女人里算是很高大了,按理来说怎么着也不会太差,小白菜的小腿怎么能这么粗呢?

   心情有点小惆怅,不过很快被小白菜的“麻麻”给打乱了思绪,她低头,在小白菜的脸蛋上狠狠亲了一口,说:“妈妈在呀!妈妈最喜欢小白菜啦!我们小白菜怎么这么可爱啊!”

   小奶娃儿满身的奶香味,虽然也开始喂别的食物吃了,但是小白菜的主要食物还是奶粉,所以满身的奶香味散都散不掉。

   宫五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没办法啊,这个小可爱是自己的呀,她就是忍不住的想要爱她呀!

   母女俩正幸福的挨一块呢,外面好像来了客人,不多时阿姨就过来了,“五小姐,费先生过来了,说他想小白菜了,特地过来看看她。”

   宫五看看怀里的小白菜,又看看门口的阿姨,点点头:“我待会就带孩子出去。”

   把小白菜放到床上,自己拿了衣服站在床边换衣服,怕她乱跑掉下来,一边换衣服一边对她鬼脸,哄她不乱爬。

   收拾好了顺手给自己扎了马尾辫,然后抱着小白菜出去。

   走到外面,果然看到公爵坐在沙发上,旁边还有一堆的儿童玩具,一看就是公爵提过来的。

   公爵听到动静,扭头看过了,一眼看到宫五抱着小白菜,他三两步走过去,伸手把小白菜接了过来,看着她说:“小五你刚手术没多久,先不要抱孩子。”

   宫五瞌睡眼,“我自己心里有数。”

   公爵回答:“我知道,但是以防万一,为了你也是为了小白菜,以后不要抱,让她自己在地上爬,小孩子多活动活动,晚上睡觉才睡的香。”

   宫五翻翻眼,走过去坐下来,问:“今天去吗?”

   公爵点头:“嗯,今天去。你对鉴定医院有要求吗?如果没有,我们可以直接去曹医生的医院,如果有要求,我们去专门的鉴定医院。”

   宫五说:“当然要去专卖店鉴定医院了,要不然其他医院测的不准确怎么办?”

   公爵点点头:“可以,等小白菜吃完早饭,我就带她去。”

   宫五应了一声,看了公爵一眼,视线有在小白菜的脸上扫了一圈,其实猛的一看,眼前的这一大一小,某个神情和角度,还是很像的,哪怕小白菜还是个小奶娃,也能看出来两人有点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