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短视频***app

林诺小朋友被亲爹封行朗摸得实在有些不爽。

而且某人的匈膛前还少了几两肉,小家伙偎依得实在是不舒服!于是,睡饱之后的小家伙便睁开迷蒙的睡眼来,却发现一直抱着他入睡的竟然是亲爹封行朗。

于是,父子俩便开始了大眼瞪小眼的四目对视。

“怎么会是你?我妈咪呢?”

小家伙不爽的哼哼着。坐起身来在房间里四处张望寻找着妈咪雪落的身影。

“你妈咪应该是去厨房为我们爷俩准备早餐去了。”

封行朗从身后环抱住了小家伙,将他的后背兜在自己的怀里,避免小东西着凉。

这‘爷两’听得小家伙着实不满:妈咪给自己准备早餐已经够辛苦了,凭什么还要给你这个混蛋亲爹准备啊?

“封行朗,你什么时候睡到庥上来的?”

小家伙警惕的问。

因为妈咪交待过不许称呼‘混蛋’,所以小家伙只得勉为其难的称呼了封行朗的大名。

“嗯……具体时间没看!不过那时候你已经睡得像个小猪崽儿了!怎么摇你都摇不醒!”

大眼气质的学生制服

封行朗精赤着上身,近乎完美的肌肉线条,彰显着男人的力量感。

“那……那你有没有欺负我的亲亲妈咪?”@^^

小家伙的脸色越来严肃起来。

“嗯……应该算是甜美的欺负吧!说不定还能给你造个弟弟或是妹妹玩,喜欢吗?”

封行朗以倨傲的姿态直言不讳道。似乎妻儿在怀,他的人生便开始趋向于完美。

弟弟妹妹?什么情况?

是说这个混蛋亲爹真的欺负了自己的亲亲妈咪了吗?!*!

“封行朗!你好讨厌!竟然趁我睡着了欺负我妈咪?我要灭掉你!”

小家伙愤怒了起来。朝着封行朗的脸颊就是利落的一拳头。

“臭小子,一大早的就对你亲爹蛮横动武,你也太忤逆了吧!以后不许动不动就跟你亲爹提什么‘灭掉’一词!这叫大逆不道!”

封行朗一把抓住了儿子打过来的拳头,将他紧紧的勒在自己的怀里,使得小家伙无法动弹。

“放开我!放开我!封行朗,你这个大混蛋!”

被束缚住双手和双脚的小家伙咋咋呼呼了起来。

“要我放开你也可以!除非你跟我道歉!再很诚恳的叫我一声‘好爸爸’!”

封行朗跟才5岁的儿子杠上了,父子俩开始了束缚与反束缚的博弈。

雪落是被儿子林诺那凄厉的求救声给唤回房间的。手里拿着儿子刚刚烘干的衣物。

在走廊里,雪落看到了正怯生生靠在客房门外的封小团团。小可爱似乎想进去,却又不敢进去。一直在犹豫不决着。

“团团?你怎么光着小脚丫子啊?冷不冷呢?”

面对萌人的封团团,雪落实在是怨不起来。因为她深知:无论大人之间有什么样的矛盾,孩子总是最无辜的。

看到雪落之后,封小公主晶莹剔透的泪珠子刷刷直掉。

“诺诺妈咪,你是不是真的要跟诺诺哥哥抢走我的papa?团团好可怜!”

amp;nbsp

;小东西那纯真无邪的泪水,掉得雪落一阵紧一阵的心疼。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去作答这个无辜且童真的小家伙。

“我带你进去找papa!”

雪落能做的,就是将光着脚的小东西从地面上抱起,并推门走了进去。

看到的画面很带劲儿:儿子林诺被他亲爹封行朗束缚在怀里,像只桀骜不驯的小困兽一样,正在封行朗怀里蠕动着。

“妈咪,封行朗这个混蛋又欺负你的亲亲儿子了!你快打电话给义父,让他带老十二来灭掉他!”

被困到炸毛的小家伙嗷嗷直叫着。

“臭小子,我才是你亲爹!你是我儿子!从今以后,不许你再认贼作父!”

封行朗厉声纠正着儿子的认知。

Tag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