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新版猫咪破解版

2022年5月24日 by 没有评论

虽然头颈部被医用颈套固定住了,但银人的挣扎肯定多少会牵动她的伤口,尤其是她面部骨折的骨骼经过了正骨,江禅机按住她也是为了防止她伤到她自己。

等她察觉反抗无用,终于慢慢安静下来,她的身体都出了一层汗,呼吸也有些急促。

“我说了,我们不会伤害你,不要把我们当成坏人。”江禅机试着松开手。

银人没再挣扎,但也没说话,怒火中烧地瞪视着他。

她想转头看周围,不过被颈套限制住了,顶多稍微动动眼珠,只能看到病房里一部分区域。

“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他没指望她能想起来,因为从赵曼的经验来看,昏迷前的那几秒往往在醒来后在脑海里是空白,需要很费劲才能想起来,于是自问自答:“咱们在负四层打起来了,然后我出手有些重,把你打伤了。”

银人的眼神中闪过几分茫然,昏迷前的几秒在她脑海里全是不连贯的碎片,她只记得自己受拓真的指令,在负四层拦截江禅机他们三人。

“我们有几件事想问你,希望你能如实回答,只要你能合作,我们不会为难你,把你的伤治好后就会放你离开……首先,你的名字是什么?”

江禅机用汉语和英语反复询问,宗主也用日语和德语在旁边问了,银人肯定能听得懂,但她嘴巴闭得很紧,像是打定主意拒不合作。

他转头以眼神询问宗主的意思,宗主眼神冷漠,没什么表示,但他知道宗主如果想让银人开口有很多种手段,如果到了那时候,银人就不会这么舒服了。

他想了想,突然说道:“拓真死了。”

这句话像一颗重磅炸弹投进了平静的湖水里,瞬间激起滔天巨浪。

纯真小妹的俏丽灵气

银人刚才还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闻言如同一头母豹子一样想从床上弹起来扑向他,还好他早有准备,说完之后就提前按住了她的上半身,还让宗主帮忙按住她的腿。

校医院没想到她这么快醒来,为了方便治疗,只将她用手铐铐住,没给她上拘束带,而且她离开了镓,比普通人也强不了太多。

由于被绷带将脑袋全裹住了,银人的嘴巴不能张得很大,她喉咙里发出凄厉的哀声,眼神也很痛苦。

“你冷静一下!拓真不是我杀的,跟这个病房里任何一个人都无关!”他在她耳畔说道。

她并不相信,还在剧烈地挣扎。

“你好好想想,我有必要说谎吗?你都落到这份田地了,我骗你有什么意义?”他又说。

这句话很有说服力,只要不是傻瓜,稍微用逻辑思考一下就会认同这个结论,至少是有所保留的认同。

银人挣扎的力度迅速减弱,整个人像是被抽了筋一样有气无力地瘫软在病床上。

“主人……真的死了?”她沙哑地问道,“是谁杀的?”

江禅机与宗主对视一眼,后者赞许地向他微微点头,他这句直捣要害的话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不仅是令银人开口,更重要的是,从银人的态度和表现来看,似乎不是银人杀的拓真,但为什么现场的洗手间窗户周围会留下镓的痕迹呢?

银人作伪的可能性很低,再神经强硬的人在刚苏醒的情况下,心理防备也会很弱。

“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以为你可以告诉我们答案。”江禅机说道,“你昏迷之后,我就上楼去寻找拓真,但只在三楼的一个房间里找到他的尸体。”

为了表示诚意和证明自己的话,他跟宗主嘀咕了几句,宗主用自己的手机向银人展示出警方在现场拍摄的照片。

银人的双手紧紧揪住床单,愤怒地将嘴唇都咬出血来。

之后,宗主又展示了走廊与房间里的监控录像,可以看到江禅机一路从一楼找上三楼,最终找到拓真尸体的过程。

半响,银人沙哑地问道:“为什么说……我可以告诉你们答案?”

她不理解,按照录像来看,她当时应该已经昏迷在负四层,为什么江禅机却要等她说出是谁杀的拓真?

“因为警方在那间屋子的洗手间窗户附近发现了镓的碎屑。”江禅机盯着她的眼睛,“是你留下的么?”

银人愣住了,努力回忆了一下,眼神中满是困惑,然后她像是想到了某种可能,旋即又否定了这种可能,内心之中激烈交锋。

“你想到了什么?”他问。

银人又不说话了。

“如果窗边的镓不是你留下的……难道是另一个你留下的?”江禅机说道,“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银人震惊地瞪着他,因为他说中了她刚才的想法,她怀疑是c9做的,但她不认为c9会这么做,就像她不认为自己会这么做一样。

江禅机心中有数了,他能想到这点,也是出于顺理成章的揣测,拓真能克隆出不止一个于娜,同样应该会克隆出不止一个武器大师施密特,反正都是试管婴儿,反正都要耗时九个月,生一个也是生,不如往母体里多放几个。

虽然优奈没有成功地觉醒能力,但样本之间没有关联,如果克隆出两个施密特,完全有可能都觉醒相同的能力……换言之,在窗边留下痕迹的可能是另一个银人。

但为什么呢?另一个银人为什么要杀掉拓真?动机何在?

其实粗看起来动机很明显,如果换成其他人整天被拓真又打又骂,说不定哪天就一怒之下拔刀捅了拓真,但这个动机不适用于现在的情况,无论是优奈、15号还是银人,她们从小被拓真洗脑,指望她们自发反抗拓真是不可能的,像15号明明已经知道了真相,还是不忍对拓真痛下杀手。

“真是另一个你?她在哪里?”江禅机追问。

银人闭上眼睛,一副不再回答任何问题的态度。

“好吧,你刚苏醒,我们就不问太多问题,先告辞了,你可以静下心来思考一下。我相信另一个你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地杀死拓真,她背后肯定另有其人,如果你想找到真凶,甚至想给拓真报仇,唯一的办法就是跟我们合作,你好好想想吧。”

江禅机看了看宗主,后者微微点头,于是他又向优奈招招手,三人离开病房,然后站在走廊的长条玻璃窗外看着银人。

银人在他们离开后,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

“问话的技巧不错。”宗主赞许道,“15号和33号在这方面都不如你。”

“我也只是随机应变……”他不好意思地岔开话题,“您觉得银人会合作么?”

“至少有七八成的把握吧。”宗主说道,“就算她想趁机逃跑,也要先假意答应跟咱们合作……不过她看着不像那种很有心机的人。”

江禅机同意宗主的判断,拓真对克隆体的培养方式就是想把她们训练成听话的机器,不让她们有过多的独立思考能力,15号需要混入忍者学院另当别论,但作为贴身侍卫和打手的银人,拓真能对她完全放心,就代表她很忠实也没有心机。

“我去跟李先生打声招呼,然后我就先走了,你帮我盯着这里,如果施密特愿意合作就通知我,若是我的手机无法打通或者没反应,就代表我正在忙其他事,你可以先自行行动,让15号和33号协助。”宗主吩咐道。

江禅机点头,宗主就进入隐身状态消失不见。

“她……她走了吗?”

过了十来秒,优奈小心地问道。

“应该是走了,宗主很忙的。”他又看了看银人,“咱们也走吧,如果银人想找咱们,路老师可以转达我。”

“真是神奇,就这么在眼前随意消失又出现……”优奈一脸羡慕,她之前见过15号现身,但没见过15号隐身的过程,“曼曼也是忍者么?”

“不是,赵曼她是另一种隐身方式,你要是感兴趣我可以慢慢跟你讲……你先等我一会儿,我去跟路老师说几句话。”

江禅机独自找到路惟静的办公室,除了请她在银人想合作时通知他之外,重点是询问了她关于阿拉贝拉眼睛的专业意见。

路惟静也同意,阿拉贝拉最好是待在医疗资源比较发达的地区,即使不是待在红叶学院,至少也要是大中型城市,以便在有需要时通过ct观察她脑部视觉区域的活跃状况,否则她见到光明的预期时间肯定要推后。

江禅机委婉地请她如果有机会跟院牧长近距离接触的话,尽量向院牧长提一下这事,她一口应允下来,毕竟整个学校里没有哪个老师不喜欢阿拉贝拉。

从路惟静的办公室出来,他看到优奈的额头贴着病房玻璃,关切地注视着银人。

“尤绮丝,我问一下,你应该看到刚才的事了吧?”他在心中默默地问道,“刚才是巧合吗?我是说,银人的苏醒跟优奈有没有关系?”

“你是想问,这个女生是不是超凡者?”尤绮丝反问。

江禅机本来是想这么问的,但他想到在负四层初次与优奈相遇时,尤绮丝没什么反应,所以如果直接这么问,也许尤绮丝会觉得他太傻了,或者明知故问。

优奈一再声明自己没有觉醒能力,拓真大概也是这么认为的,这个判断是基于15号和于娜的响指能力,优奈拥有与于娜相同的易觉醒基因,而且江禅机相信拓真从小就是往这个方向培育优奈,但世事未必尽如人意,也许有意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却柳成荫。

拓真不在意这点,因为他想要的是强大的超凡者和强大的能力,即使优奈阴错阳差觉醒了其他能力,但既然表现不出来,那基本上就是没什么卵用的能力,他看不上。

“咳!我就是这个意思。”江禅机承认。

“我不太确定。”尤绮丝回答。

“啊?”江禅机大惊,差点儿从嘴巴喊出声来,尤绮丝用这么不确定的语气说话可是破天荒头一次。

“她周围以概率云形式存在的源能子密度比普通人高一些,不及超凡者使用能力时那么高,但大部分超凡者只有在使用能力时,周围源能子的密度才会剧增,同时开始依照使用者的意志定向流动,只有那个院牧长之类的少数人除外,而这个女生周围的源能子密度长时间处于模糊的过度区域,波动率也不高……如果她是超凡者,也是能力类型很特殊的超凡者。”尤绮丝罕见地说了一大堆话。

江禅机听得云里雾里,“她的能力类型是啥?”

“不确定,可能像是你们人类文化里称之为‘祈福’或者说是‘赐福’的东西,对周围的影响产生于潜移默化之间,效果微弱但对大部分物质都影响。”

江禅机听傻了,这么玄学的话居然是出自于尤绮丝之口?他是不是在做梦?

“那个叫小穗的女生,她专注于影响水分子,所以对水分子的控制是立竿见影且效果强大,那个叫千央的则是专注于影响永磁体里的自由电子,而这个女生……你可以认为她没有专注于某种特定的物质,或者是专注于更本源的存在。”

“你们人类在极为原始的时期认为世间万物都是由‘以太’组成的,如果那时候有人可以用意志影响‘以太’呢?当然‘以太’并不存在,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否相信‘以太’的存在。如果真有这样的超凡者,受限于体内源能子的数量,她对任何物质的影响都极为微弱,但基本上可以影响任何物质。”

“这样的能力,用你能听懂的话说,就是‘祈福’或者‘诅咒’,只不过这是可以成真的‘祈福’或者‘诅咒’,作用于潜移默化之间,如果她有强烈的意愿,并且持续一定的时间,可以令人健康长寿,也可以令人身染重疾,可以为久旱之地带来一场甘霖,也可以令暴雨洪灾之处短暂地云开雾敛……而很难断言这些是否是出于自然原因或者巧合,通常你们人类会将之归纳为巫卜之术,或者鬼神之说。”

江禅机明白了,还真是玄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