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安卓下载地址

..co,最快更新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最新章节!

醒来时的封行朗,感觉浑身舒畅了很多。

紧绷的头皮也松弛了一些,整个人还算舒适。

“爹地醒了?渴不渴?要不要喝水?”

封虫虫趴伏在座椅边,体贴的询问着。

“这是哪儿?”

封行朗环看着四周,耳际夹杂着引擎的作响声,看着不像在酒店里。

“阿富汗的上空!大概还有三个多小时就能到申城了。”

丛刚坐在离封行朗不远处,处于闭目养神的状态:封行朗这个大爷是越来越不好伺候了。

封行朗的目光落在了丛刚身边的封十五身上……他想到小儿子说过:封十五是第一个赶来巴克尔市找寻他的人!

“十五……过来!”

封行朗朝封十五做了个勾手动作。封十五立刻蹲身到他的座椅边上。

温暖冬天毛衣少女个性艺术摄影图片

封十五俨然已经把封行朗当成自己的父亲,但他却不能像封林诺和封虫虫那样每日都能跟封行朗生活在一起,可以肆无忌惮的享受父爱。

封十五很自觉:义父封行朗需要自己的时候,他立刻出现在义父的身边;等义父封行朗不需要自己的时候,他就会自动消失!

说来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义父,您醒了……感觉怎么样?”

封十五的手紧握着座椅的边缘,想跟封行朗亲近一些,却又不敢太过亲近。

封行朗探过手来,轻轻的捏了捏封十五的脸颊,“都长成帅小伙儿了!”

封十五含着笑意,深深的凝视着目光慈爱的封行朗;像个等爱的孩子一样。

“多大年纪了?有女朋友了吗?”封行朗慈声问。

“二十二周岁,没谈女朋友。”

面对封行朗这般近乎亲情的询问方式,封十五突然就腼腆了起来。

“这‘懂事’得够慢呢!”

封行朗温情的笑了笑,“等回申城后,义父给选个好姑娘!”

“义父,好好养伤……就先别为我操心了!而且我也不想这么早谈情说爱!”

“这孩子啊……从小就让人心疼呢!”

封行朗伸手过来握住了封十五一直紧扒着座椅边缘的手,“给我当义子,怕是要委屈了!”

“不委屈!我……我愿意给您当一辈子的义子!”

封十五紧紧的反握着封行朗的手,“义父您别说话了……好好休息吧!”

“睡得够多的了……对了十五,应该见过封团团的吧?我大哥家的女儿……青春靓丽!她也是我的心肝宝贝……要是中意她,义父替去提亲!”

要说封行朗宠爱封团团,的确是真实的。见封十五如此优秀又孝心,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把自己的侄女封团团许配给他。而且年龄上也相差不多。

“义父,我真不想这么早谈情说爱……找个女人约束自己,她累我也累!”

像封十五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把自己深陷于爱情的牢笼;换个意思就是:无论什么样的女人,都困不住他!

“这点儿我到是认同……”

封行朗微微吁叹,“但娶妻生子亦有娶妻生子的好……看着自己生命的延续一个个的长大成人……很有成就感的!”

封十五点了点头,“小虫他们跟义父您一样,都很优秀!血统好!”

“也很优秀啊……”封行朗格外的慈眉善目,“这次辛苦了!”

“不辛苦的。要是我能早点儿找到那个开皮卡的……就不会让义父您在矿厂里受那两天苦了!”封十五自责的说。

“那不是的错……”

封行朗瞪向一旁闭目养神中的丛刚,“是某人擅离职守……不仁不义!也老了,不中用了!等回申城之后,老子就辞退了他!让他有多远滚多滚!”

每每谩骂丛刚的时候,封行朗总能如此的流畅且一气呵成!

“爹地,大虫虫不老的……申城有大虫虫和安安的家,不要让他们滚!”

封虫虫见亲爹又在谩骂无辜的大虫虫,便连忙上前来劝阻。

“亲爹当初救了他一命,他却让亲爹一而再的身陷危险……狗东西!怎么没先死啊!”

听着口气,那是怨气还没有完消退。

“爹地,嘴巴都干了,喝一口水吧!”

为防止亲爹继续谩骂无辜的大虫虫,封小虫便把水杯喂到了封行朗的嘴边。

封行朗被迫喝了几口后,才想到了大儿子封林诺。

“对了小虫,哥呢?他怎么没在飞机上?”

“大诺诺留在巴克尔市帮忙处理剩下的事情!有五颂在,大诺诺不会有危险的。”这是临登机前,丛刚嘱咐他的话。因为丛刚知道醒来后的封行朗,护犊子是第一位的。

“毛虫子,这是的主意吗?”

封行朗厉声质问,“自己怎么不留下啊?就知道使唤我儿子!”

“宝贝儿子要留下帮这个亲爹一雪前耻,他这么孝顺,完是封行朗教子有方……我拦也拦不住的!”丛刚悠声。

“这么危险的事儿,让诺诺一个孩子去做?”封行朗低厉。

“那应该让谁去?小儿子?还是面前这个跟没有血缘关系的义子?”丛刚淡声反问。

“义父,等您安抵达申城,我立刻回去护好封林诺!”封十五接话。

“嗯,义子嘛……就是拿来替自己的亲生儿子挡枪的!”丛刚意味深长的说道。

“老子要不尊重生命……怕丛刚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成灰了!哪还有命在这里挑拨离间?!”

封行朗骨灰级的口才,奠定了他常胜的不败之地。

接机的只有卡耐一人。

等封行朗安的到达封家之后,丛刚跟封十五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作陪在封行朗身边的,只有小儿子封虫虫。

“是封叔叔……封叔叔回来了!”

正跟婆婆一起陪两个孩子晒阳光浴的姜酒,快如母豹子一般冲出了别墅。

“爸……可算把您给盼回来了!”

封行朗刚在卡耐的搀扶下下了车,姜酒便飞冲过来扑进他的怀里,还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

那声‘爸’,甜得封行朗感觉有些不真实!为什么直接管封行朗叫‘爸’,姜酒自然有自己的打算……

Tag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