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乐新地址

2022年5月23日 by 没有评论

宽阔干净的街道,高耸而整齐规划的建筑,仿佛卫队一般立在路旁的魔晶石路灯,半空中漂浮的魔法投影,广场上展出的不可思议的魔导机器……

大商人科德坐在马车上,作为一个成熟稳重的商人,他已经成功调节好了自己的心态,开始以冷静淡然的表情观察外面的景象,但他心中的风浪仍然没有消退分毫。

卡洛尔曾经是个子爵领,但由于紧邻着圣灵平原,有着繁盛的贸易,它曾经是南境最富裕的地区之一,卡洛尔城的繁华一向是科德甚为满意和自豪的地方,但和眼前这座城市比起来……

不,两座城市根本没有对比的必要。

这里的空气中丝毫没有大城市常见的便溺腐臭气味,也看不到衣衫褴褛的贫民和农奴在街边走动,一种难以言喻的“秩序”似乎浸透在空气中,这种秩序感是科德在任何地方都未曾见过的。

他知道卡洛尔城新建的政务厅,也知道政务厅颁布的一系列新法律——那些新法律有一些得到了当地人的支持,比如降低税负、分配土地,而另一些则推行艰难,比如卫生法和部分工作制度,坦白来讲,哪怕是科德也并不能部理解那些新政的意义——然而在看到塞西尔城今日的景象之后,他至少意识到一件事:

住在这样一座城市里,起码比住在卡洛尔城舒服。

回去之后应该动员一下商业协会的人了,至少要让大家都心甘情愿地执行卫生法案……

马车离开了繁华热闹的市街,转过两个弯,周围便渐渐显得清静下来。

开拓者广场紧挨着政务厅和领主府,二者之间仅隔着两条街道,中间没有城墙,也没有护城河,仅有一些哨所护卫着通向行政区的道路,商人的马车在其中一处哨所停下,接受检查。

科德和帕尔早早准备好了打点士兵所需的钱币,在马车停稳之后,他们第一时间服从命令下了车,然后看到一个身穿魔能铠甲的战士走过来:“停车检查——请出示身份证明。”

科德赶紧从怀里摸出由塞西尔商业部签发的身份证明,以及帕德里克部长亲笔签名的介绍信,一边递给士兵一边估摸着这样的守卫需要多少钱才能打点到位——他虽然跟帕尔说自己来过塞西尔,但也不过是去年为了出售药材原料跟着家族的船队来过这里一次而已,之后他便再没来过,对这座城市实在说不上有多了解。

走不到尽头的清纯薇薇

所谓的“来过塞西尔”,多少有些自我吹嘘的成分在里面。

而就在他思索的短暂片刻中,士兵已经检查完文件并确认了文件上的黑白人像,另有两名士兵则检查了马车的情况,一个干脆利落的声音传入科德和帕尔的耳朵:“检查通过——你们可以进去了。”

科德下意识地点点头,然后一懵:“啊……啊?”

“你们可以进去了,”士兵再次重复了一遍,在注意到商人脸上困惑的表情之后,他又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文件,再次确认上面的内容,“确实没有问题——进去吧,拿着你们的通行证。”

科德晕晕乎乎地拿着文件和发给自己的通行证,和帕尔一起回到了马车上,直到马车离开哨所,他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帕尔也是满心困惑:“父亲……刚才那几个士兵是不是忘了收我们的钱?”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忘,”科德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随后有些不可置信地嘀咕起来,“卡洛尔那边也是,这边也是……公爵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带着一脑门子的困惑,商人父子乘坐的马车继续向前。

片刻之后,他们便来到了领主府前。

离开马车,抬头看着眼前高大的宅邸,科德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把一路走来所有的惊讶、好奇、困惑和兴奋都仔细地藏在那副平静淡然的面容下,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本就无可挑剔的衣着,在一名领主府卫兵的陪同下,带着帕尔向前走去。

停在领主府前的不只有一辆车,显然这里还有别的访客,在那扇描绘着塞西尔家族徽记的大门前,科德看到一位年轻女子正走出来,她穿着得体的女士冬装,迈步走下台阶,似乎正打算离开。

门前的守卫显然与年轻女子很熟,他们短暂地闲聊了几句。

“吉普莉小姐——这么快就汇报完了?”

年轻女子话中带着笑意:“只是例行报告。”

守卫带着一丝期待:“明天还会有节目么?”

“当然,每天都有——而且最近几天说不定还有新节目可看。”

科德来到了门前,陪同的卫兵上前进行交接,而那名被称作“吉普莉小姐”的年轻女子则回过头来,好奇地看了这位来自卡洛尔城的大商人一眼。

“你好。”年轻女子微微点头,礼貌地说道。

“啊——我在那个……魔法投影上看到你了!”科德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年轻女子,这才发现对方竟然就是自己之前在城里的息投影上看见过的那个人——这种之前还在息投影上看着,突然就看到真人的奇妙感觉让这位大商人颇为惊奇,随后他便以完美无缺的男士风度行了一礼,“‘女巫’小姐,您比投影上看到的还美丽。”

“谢谢您的夸奖。”吉普莉微笑着点了点头,然而就在下一秒,她心中却浮现出了一种怪异的熟悉感,眼前这个中年商人的面孔和她脑海中的某张面孔重叠在了一起。

科德也多看了吉普莉一眼——在抛开“魔法投影”这层隔阂之后,他看着这位“女巫”小姐,心中也突然一动,一种隐隐约约的熟悉感浮上心头。

两个人异口同声:“我们是不是见过?”

在同一个瞬间,他们都找到了这种熟悉感的源头。

在十几年前的某个秋季,一个刚刚接过家族生意的年轻商人闯荡南境,来到了一座陌生的城市,雄心勃勃。

在那个秋天,一个逃难的法师学徒流落在异乡,饥肠辘辘。

年轻商人寻找着商机,带着某种昂扬的心情,他找到占卜的摊位,想听几句好话。

还只是个小姑娘的法师学徒寻找着食物,她拿出了刚学到的几个戏法,想换两块面包。

一种无言而短暂的尴尬在领主府的台阶前凝滞下来,卡洛尔的大商人和魔网上知名的女巫小姐面对面站着,几秒种后,尴尬被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打破了。

“你说那城里遍地黄金,”科德向前一步,伸出手去,“科德,来自卡洛尔。”

“吉普莉,很高兴再次认识您,”吉普莉轻轻握了握对方的手,“很抱歉,当时是骗您的,我很饿。”

“我知道,”科德松开手,礼貌地向后退了一步,“我能看出来,你根本不会占卜。”

吉普莉微笑着:“但从那天之后就会了。”

他们错身而过,大商人走向了领主府的大门,女巫小姐则走向停在路边的那辆马车,但在乘上马车之前,吉普莉突然停了下来,回过头高声说道:“科德先生——这座城遍地黄金。”

科德惊讶地回头看了一眼,他看到那位女巫小姐对自己挥了挥手:“这次是真的。”

大商人笑了起来:“我知道。”

路边的马车驶走了,科德和帕尔则迈步走入领主府的大门。

“父亲,”年轻的帕尔在走进大门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您认识那位女巫小姐?”

“年轻时见过一面——那时她还只是个小姑娘,”大商人随口说道,“她给我上了第一课。”

“第一课?”

“是啊,内容是‘不要相信路边占卜’。”

……

在高文面前,摆放着两份文件。

一份是来自瑞贝卡的,关于“通用牵引底盘”的分析报告,在这份报告书上,有着对第一代魔能驱动车套系统的详细解读,以及在这个基础上,以魔导车的技术经验为起点,制造通用牵引底盘的方案。

魔导车的制造成功了,这个世界的研发人员们利用魔法技术和本世界独有的资源,历经一番艰难开发,终于成功解决了所遇上的大部分技术难题,让一台用魔力驱动、普通人亦可操纵的交通工具开上了路,虽然它距离完善还很早,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这第一步无疑是成功的。

一种比牛马力气更大,速度更快,不知疲惫,不需要消耗草料的交通工具,有了它,塞西尔大规模建设过程中所遇到的运输难题毫无疑问将得到巨大缓解,而为了更大程度地发挥出这项技术的价值,就有必要根据魔导车的原理,制造出各种各样功能各异的专用工程车辆。

在高文这么长时间的熏陶下,瑞贝卡已经有了模块化设计和通用技术的概念,而且从里面尝到了很大的好处,所以这次魔导车造出来之后,不等高文要求,那姑娘就自己琢磨了一个“通用底盘”的方案出来。

在这个方案中,瑞贝卡认为有必要把第一代“475式”魔导车的底盘做成一种可以很方便地和其他外壳以及牵引物相接驳的模块化底盘,然后在这个基础上造出货车、客车、农业机械、工程机器在内的大量衍生车辆,她甚至还在报告书的末尾画了一幅简陋的战车示意图——基本结构就是在475魔导车底盘上焊了一门轻型魔导炮,然后在车壳子外面围了一圈钢板……

那车头甚至还有个不伦不类的撞角。

简陋,粗糙,思路简单粗暴,但十分令人惊讶。

说实话,在看到这份报告书之后高文惊讶了半天,因为他还压根没来得及提出这方面的概念……

而在这份报告旁边,第二份文件则是高文自己正在草拟的一份计划书——

《开发新式媒体的潜在价值》

报纸已经在南境逐渐流行开来,覆盖范围基本上达到了每一个镇级单位,而新的魔网广播则以十字轴线为中心,正覆盖越来越多的城市,南境人正在渐渐熟悉这些新事物,从另一方面——制作报纸和广播的人手们也在渐渐熟悉这些新的工作。

新式媒体在信息传播上的作用已经渐渐体现出来,尤其是在卢安城事件中,舆论宣传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让政务厅的每一个人都印象深刻,赫蒂也曾感叹,那些报纸和节目的力量不亚于一支副武装的军队。

但高文知道,这些新式媒体的价值还远远没有开发出来——它们仍然是应用面很窄的、仅限于政务厅公布事务时所用的工具。

内容单一,品类匮乏,缺乏商业收益,与其说是新媒体,不如说是更大号的布告栏。

这和高文最初的目标相差太远。

他拿起笔,在计划书中罗列着下一步的推进计划——要想办法教导领民主动参与到这些新事物中,让人们更深刻地认识到,领主创造出来的东西不仅仅是领主能用的,也是普通人能用的,要想办法创造更多的民用市场,让这些新事物“活”起来,让它们的价值最大化……

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仅从开放报纸的商用板块这一项,一方面就可以更加迅速地开启民智,刺激普通人去思考,去行动,加速塞西尔的文化建设,另一方面则可以产生经济收益,以缓解目前塞西尔政务厅越来越重的财政压力——过多的建设项目正在压榨着塞西尔公国的经济,目前塞西尔创造出的很多新事物都是彻底的“官方项目”,它们完依赖公国财政,却几乎无法收回成本(或者仅能收回前期成本,而无法产生后续收益),它们是百分之百的“政务厅产业”,和各种民间团体几乎完脱节。

虽然现阶段还没事,但这迟早会成为巨大的问题。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如何进行有效的管控,防止这些新事物失去政务厅的控制,那也是要认真考虑的……

高文皱眉思索着,手下的笔写写停停,他既要考虑新式媒体未来的发展方向和相对应的管理制度,又要考虑应该怎样去引导领民,考虑这个时代的人的思维方式,计划书制定起来并不容易。

就在这时,贝蒂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打断了高文的思索。

“老爷!卡洛尔的科德先生和帕尔先生来啦!”

高文愣了一下,随之想起了这两个有些陌生的名字是什么人。

是商业部长帕德里克推荐的那对商人父子。

“让他们进来。”

门打开了,科德和帕尔带着一丝紧张走进领主的书房。

他们终于亲眼见到了那位南境统治者。

他坐在宽大的书桌后面,手中握着一支笔,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在他身后,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房间,落在那位开国公爵的肩头,仿佛一袭淡金色的披风。

他比科德想象中的还要高大。

“公爵大人,”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大商人赶紧拉了自己的儿子一把,毕恭毕敬地行礼致敬,“我们万分荣幸——您的光辉照耀这片土地。”

(妈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