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下载好看视频app短视频

2022年5月23日 by 没有评论

这么多年,只有苏简安的眼泪可以让陆薄言动容。

当时,陈斐然质问陆薄言为什么不喜欢她。

陆薄言现在才明白答案。

大概是因为,她不是苏简安。

如果她是苏简安,她不需要主动告白,不需要说自己如何优秀,不需要展示家庭背景,更不需要红着眼睛。

如果她是苏简安,她只需要走到他面前,剩下的事情,部交给他。

但是,她不是。

而陆薄言,那时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那个叫苏简安的小姑娘了。

陈斐然想要追问一个所以然,好让自己死心,却没有等到陆薄言的答案,反而看见陆薄言在出神。

一种强烈的直觉涌上陈斐然的心头,她脱口而出:“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陆薄言意外、难以置信的看着陈斐然,想到她不可能猜得到他喜欢的人是苏简安,才稍微放下心来。

陈斐然一看陆薄言这反应就知道,她猜对了。

妩媚的面容

她瞬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只知道自己不甘心,问道:“是谁啊?有我好看吗?”

陆薄言缓缓说:“在我眼里,没有人比她更好看。”

陈斐然:“……”

妈的!

她这不是纯属给自己找虐吗?

但是,明知道是找虐,也还是不甘心啊。

陈斐然固执的看着陆薄言:“我想知道她是谁!”

陆薄言声音淡淡的:“知道她是谁对你来说没有意义。”

“有!”陈斐然大声说,“我是陈斐然,我不会输给任何人!只要知道她是谁,我就能打败她,让你喜欢上我。”

陆薄言虽然不喜欢陈斐然,但是他不否认,那一刻,他很欣赏陈斐然的勇气。

在这一方面,陈斐然比他勇敢多了。

不过,欣赏归欣赏,他还是要让陈斐然认清事实。

“不可能的。”陆薄言的神色疏离到淡漠,语气坚定到让人绝望,“你死心吧。”

“……”

陈斐然心高气傲惯了,从来没有这么喜欢一个人,也从来没有这么卑微过。

但是,她已经这么卑微了,陆薄言还是叫她死心。

陆薄言是她梦寐以求的男朋友类型啊,她怎么死心?

最后,陈斐然是被白唐拉走的。

白唐多少听沈越川提起过,陆薄言有一个喜欢了很多年的女孩。

沈越川还说,陆薄言不谈恋爱,不是因为他不喜欢女人,也不是因为他哪里有问题,他只是没有追到自己喜欢的人。

陆薄言这个死面瘫、千年不化的大冰山,居然有喜欢而且还追不到的人?

白唐觉得这个世界太他妈刺激了!

他不问是哪个大神这么厉害,能这折磨陆薄言,只是好奇:“薄言喜欢人家多久了?”

“……”沈越川沉吟了片刻,“从他十六岁的时候开始吧。”

白唐:“……”操!

白唐还是了解陆薄言的,陆薄言可以喜欢一个女人这么多年,得不到也仍然喜欢,那么他是绝对不可能喜欢别人了。

他那个情窦猛开的小表妹,应该是没希望了。

白唐苦口婆心,终于劝退陈斐然。

陈斐然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知道自己和陆薄言没有可能之后,跑来跟陆薄言说,她要跟他当朋友。

那时,陈斐然已经找到男朋友了,是一个酷爱运动和旅游的英国华侨,长得高大帅气,和阳光热

情的陈斐然天生一对。

陆薄言看在白唐的面子上,答应陈斐然,和陈斐然交换了联系方式。

他从来没有主动找过陈斐然,陈斐然也很少找他聊天,两人后来只是因为白唐见过几次面,陈斐然每次带来的男朋友都不一样。

后来不知道是第几次见面的时候,陈斐然已经又恢复单身了。

陆薄言也一直单着。

陈斐然又开玩笑:“薄言哥哥,不如我们凑一对吧?我还是很喜欢你的,我一点都不嫌弃你没有恋爱经验,真的!”

陆薄言的注意力在陈斐然开口的那个称呼上,冷冷的看着陈斐然:“你叫我什么?”

陈斐然可爱地眨眨眼睛:“薄言……哥哥?”

陆薄言的神色瞬间像覆盖了一层乌云,冷冷的说:“这不是你叫的。”

“什么不是我叫的?”陈斐然不知道这个称呼对陆薄言的意义,纯粹感到好奇,“叫你薄言哥哥怎么了?不叫你薄言哥哥,我要叫你什么?”

“随便你。”陆薄言神色里的冰冷没有丝毫改善,甚至带上了些许警告的意味,“你只需要知道,‘薄言哥哥’不是你叫的。”

陈斐然:“……”

据陈斐然后来说,她就是那个时候对陆薄言死心的。

陈斐然不用问也知道,一定是陆薄言喜欢的那个女孩叫过陆薄言“薄言哥哥”,所以陆薄言就不允许别人这么叫他了。

连一个普普通通的称呼都要留给心底那道白月光的男人,就算她厚着脸皮追到手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最喜欢的人,终究不是她啊。

后来,陈斐然再也不跟陆薄言联系,也没有再去过美国。

但是,陈斐然一直关注着陆薄言。

陆薄言创业的时候,她第一个支持。

陆氏做第一个项目、推出第一个产品的时候,她还是第一个支持。

她直言不讳地表示,陆薄言是她的偶像。

久而久之,白唐和沈越川都说,陈斐然是陆薄言的铁杆粉丝。

陈斐然没有反对这个比喻。

她和陆薄言,确实就像粉丝和爱豆之间的关系。

一个一片痴心,疯狂痴迷,另一个毫不在意。

直到陆薄言结婚,陈斐然对陆薄言的狂热才渐渐淡下去,陆薄言也再没有过陈斐然的消息。

如果不是陈斐然前天凑巧也在餐厅,而且拍到他和苏简安吃饭的照片,陆薄言都要忘记这个小姑娘了。

这就是陆薄言和铁杆粉丝的故事。

苏简安听得入迷,牛排都忘了切,托着下巴看着陆薄言:“这些年,你伤了多少姑娘的心啊?”

陆薄言挑了挑眉:“这不是应该怪你?”

“……”苏简安一脸无辜,“关我什么事?我又没有拒绝她们害她们伤心。”

“我喜欢你,她们才会伤心。”陆薄言目光灼灼的看着苏简安,“还说跟你没关系?”

“……”

苏简安愣住。

明明是跟她没关系的事情,陆薄言这么一说,她怎么感觉自己成罪魁祸首了?

苏简安正凌

乱着,就听见有人叫了一声:“陆大哥。”

她循声看过去,看见一张年轻漂亮的面孔,看起来洋溢着热情活力。

女孩子笑了笑:“好巧,又看见你们了。不过,今天我休息,所以就不拍你们了。”

苏简安一下子反应过来——这个女孩就是陈斐然,那个因为她而被陆薄言伤了心的女孩。

她突然有一种罪恶感是怎么回事?

陈斐然落落大方地和苏简安打招呼:“嫂子,我是陈斐然。就是昨天拍到你和陆大哥吃饭的记者。”

“你好。”苏简安和陈斐然握了握手。

陈斐然看向陆薄言,笑嘻嘻的说:“我大表哥也在,说找你有点事,让你过去找他。”

陈斐然的大表哥,也是白唐的大哥,唐亦风,唐氏传媒的CEO。

唐亦风找陆薄言,肯定是正事。

但是,苏简安还在这里。

陆薄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陈斐然就看穿陆薄言的顾虑,“啧啧”了两声,说:“我又不会把小嫂子吃了,你紧张什么?”

苏简安也示意陆薄言:“去吧,我等你回来。”

陆薄言这才放心地离开。

这一边,只剩下苏简安和陈斐然。

苏简安挪了挪陆薄言的酒杯,示意陈斐然:“坐。”

陈斐然也不客气,直接坐下来,双手托着下巴打量着苏简安:“我终于知道陆大哥在美国那么多年,为什么从来不谈恋爱了。”

顿了顿,陈斐然接着说,“他拒绝我的时候,跟我说过,在他心里,没有人比你更漂亮。我还以为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呢。但是现在,我是服气的,心服口服的那种。”

苏简安笑了笑:“他不是懂得欣赏美的人。”

言下之意,陆薄言没有眼光,才不懂得欣赏陈斐然的美。

“哪里,在我们看来他审美简直爆表啊!”陈斐然眨眨眼睛,“不然他怎么可能十六岁就开始喜欢你,还为你单身到三十岁?哦,他不仅把自己给你留着,连‘薄言哥哥’这个称呼都给你留着呢。我以前不知道,不小心叫了他一声薄言哥哥,他生气了,还说什么‘薄言哥哥’不是我叫的。”

“……”这件事,苏简安刚才听陆薄言说过,此时此刻面对陈斐然,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斐然一向健谈,也不需要苏简安说什么,接着说:“你很幸运。”

苏简安没反应过来,看着陈斐然:“嗯?”

“你很幸运,得到了陆大哥的心。”陈斐然笑了笑,站起来,“祝你们幸福快乐到永远!”

苏简安只能说:“谢谢你。”

陈斐然指了指餐厅门口的方向:“我未婚夫还在等我呢,我先走了。”

苏简安有些意外:“你准备结婚了?”

“嗯!”陈斐然点点头,“我们下个月去巴厘岛举行婚礼,过几天我亲自把喜帖送到陆氏给你和陆大哥。”

“恭喜。”苏简安说,“等你的喜帖。”

陈斐然古灵精怪地眨眨眼睛,和苏简安道别,拎着包包朝着未婚夫飞奔而去。

苏简安隐约看到陈斐然未婚夫的侧脸,长得很英俊,笑起来很阳光,和陈斐然十分登对。

真好。

这个世界,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