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成人丝瓜app

提示:刚码两千字,尽快补齐剩下两千字,十二点了,必须上传,熬夜补齐。

这边赤绝变成耳饰点缀在余晚左耳上后,余晚便带着大黄和青龙蛟出了兽园,回到自己的剑泉峰后,余晚给黎落留了一道传音符,让她安心在宗门内修行,他们几个用不了多久,就会回宗的。

之后余晚顺势又去了大师兄邢野的山峰剑行峰处,虽然有听说大师兄闭关冲击元婴之境,可还是想碰碰运气,看看他是否没在闭关。

可当她来到剑行峰时,余晚有所预料的没有遇到邢野,反倒是有个小童守在山门之处。

看小童骨龄不过十几岁的样子,修为在筑基中期的实力。

见此,余晚但是有些意外了,难不成这个小童是邢野师兄收的弟子不成?

毕竟他们只要修为过了金丹之境,皆都可以有师资收徒了。

只是在余晚了解过后,才知晓这个筑基弟子并不是大师兄的入门弟子,而是找来的专门照料山峰杂事的弟子。

虽然只是筑基期,可他对邢野的剑行峰的每一处,都是十分了解的,平日里也做接待之事。

这不眼前就拦住了余晚他们几个。

通过这弟子,余晚知晓自家师尊果真是闭关修炼了,不宜打扰。

于是余晚也不再停留,便离开剑行峰并一路下了玄剑峰,来到了玉石峰的任务堂,在任务堂内报备了一下自己出宗游历的记录后,便带着大黄和青龙蛟来到了宗内通往各地驻地的传送阵。

粉色公主裙清纯美眉复古唯美写真

余晚这趟率先要去炎阳宗,这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想先将唐婆交代给她的信,转交给一名叫做赵元铭的修士,之后再去悬空寺还了虚珩法师的舍利子。

唐婆当时入佛陀界时,就是金丹之境,当时唐婆同她也说过,那时的赵元铭和她一样同是金丹后期真人的实力。

而唐婆落入佛陀界后几百年之间,她的修为还停留在金丹真人的实力上,却猜测那元铭真人只怕已经晋阶元婴,成了一名元婴真君的身份了吧?!

只是,余晚因着自己的事,又耽误了近七百年的时间,也不知这元铭真人究竟修为几何了?还是否记着一个叫做唐玉溪的金丹女修?

这些不明情况,余晚暂且抛在脑后,如今她在考虑传送到哪里是离炎阳宗最近的驻地?

当余晚问询任务堂传送中心处时,才了解到,要想最靠近炎阳宗的地界,正是炎阳宗的坊市。

只不过,直接传送过去花费灵石有点多,一趟下来,竟需要花费两百块上品灵石。

这些年余晚虽没怎么历练挣灵石,可她劫获高阶修士的储物袋不少,尤其是九成魔君的储物戒。

当初把黑暗魔气的东西,几乎都给了大师兄了,剩下不少蕴含灵气类的天材地宝,一看就不是九成一个魔族之人所使用的。

但这些繁杂品阶还极高的灵气宝贝们,多数都是成了他手下冤魂的高阶灵修的储物袋。

内里宝贝不少,还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灵草灵矿,甚至还有不少极品灵石在那些个储物法器当中。

而这些灵物,对于九成魔君来说弃之可惜,留之鸡肋,不知该如何处理,干脆也就尘封在自己的储物戒之中了。

但是,九成怎么也没想到,这到了最后的却便宜了余晚这个小丫头。

而这趟传送阵费用,对于元婴修士来说,算是相当实惠了。

可对于金丹期或者金丹以下的修士来说,这费用有点小奢侈啊。

余晚他们有三个,作为灵宠的大黄是余晚灵兽,自然可以将他收回识海能免去一单费用,若是还是在外以兽身乘坐的话,自然也要算上一个人头。

而青龙蛟和血狐,若是想要免单,除去他们两妖化为饰品装饰在余晚身上外,还要余晚的神识能够强大过扫描出她身上所带的非契约却又是有生命体的东西。

所以,青龙蛟大庭广众之下,余晚并没让他原地消失,并化为手镯缠于她的手腕上,他那份灵石,余晚便帮他上交了。

大黄是被她一个抬手轻挥,整个金毛兽身便消失不见,随即出现在她的识海里。

当余晚带着青龙蛟选择入那去往炎阳宗当时驻地的检验门时,在她和青龙蛟现在那检验门面前,只见那白茫茫的雾门瞬间变成红色,且红色们边上一个虚幻光屏显示出三人。

于是,守门的弟子,是一个筑基弟子,他见此,先是对着余晚行了一个礼后,立马恭敬开口道:

“见过二位真君,您要乘坐的这趟传送阵上,显示有三人的气息,所以,需要交灵石六百上品灵石。”

那弟子对余晚并不熟悉,可这雾门上传来的识别气息,不但能分辨出人数外,更是能显示出两个人的修为境界,而两个人却只显示一种红色,便是表明余晚和青龙蛟都是元婴之境的修士。

…………………………以下重复,尽快补齐剩下两千字……………………

这边赤绝变成耳饰点缀在余晚左耳上后,余晚便带着大黄和青龙蛟出了兽园,回到自己的剑泉峰后,余晚给黎落留了一道传音符,让她安心在宗门内修行,他们几个用不了多久,就会回宗的。

之后余晚顺势又去了大师兄邢野的山峰剑行峰处,虽然有听说大师兄闭关冲击元婴之境,可还是想碰碰运气,看看他是否没在闭关。

可当她来到剑行峰时,余晚有所预料的没有遇到邢野,反倒是有个小童守在山门之处。

看小童骨龄不过十几岁的样子,修为在筑基中期的实力。

见此,余晚但是有些意外了,难不成这个小童是邢野师兄收的弟子不成?

毕竟他们只要修为过了金丹之境,皆都可以有师资收徒了。

只是在余晚了解过后,才知晓这个筑基弟子并不是大师兄的入门弟子,而是找来的专门照料山峰杂事的弟子。

虽然只是筑基期,可他对邢野的剑行峰的每一处,都是十分了解的,平日里也做接待之事。

这不眼前就拦住了余晚他们几个。

通过这弟子,余晚知晓自家师尊果真是闭关修炼了,不宜打扰。

于是余晚也不再停留,便离开剑行峰并一路下了玄剑峰,来到了玉石峰的任务堂,在任务堂内报备了一下自己出宗游历的记录后,便带着大黄和青龙蛟来到了宗内通往各地驻地的传送阵。

余晚这趟率先要去炎阳宗,这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想先将唐婆交代给她的信,转交给一名叫做赵元铭的修士,之后再去悬空寺还了虚珩法师的舍利子。

唐婆当时入佛陀界时,就是金丹之境,当时唐婆同她也说过,那时的赵元铭和她一样同是金丹后期真人的实力。

而唐婆落入佛陀界后几百年之间,她的修为还停留在金丹真人的实力上,却猜测那元铭真人只怕已经晋阶元婴,成了一名元婴真君的身份了吧?!

只是,余晚因着自己的事,又耽误了近七百年的时间,也不知这元铭真人究竟修为几何了?还是否记着一个叫做唐玉溪的金丹女修?

这些不明情况,余晚暂且抛在脑后,如今她在考虑传送到哪里是离炎阳宗最近的驻地?

当余晚问询任务堂传送中心处时,才了解到,要想最靠近炎阳宗的地界,正是炎阳宗的坊市。

只不过,直接传送过去花费灵石有点多,一趟下来,竟需要花费两百块上品灵石。

这些年余晚虽没怎么历练挣灵石,可她劫获高阶修士的储物袋不少,尤其是九成魔君的储物戒。

当初把黑暗魔气的东西,几乎都给了大师兄了,剩下不少蕴含灵气类的天材地宝,一看就不是九成一个魔族之人所使用的。

但这些繁杂品阶还极高的灵气宝贝们,多数都是成了他手下冤魂的高阶灵修的储物袋。

内里宝贝不少,还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灵草灵矿,甚至还有不少极品灵石在那些个储物法器当中。

而这些灵物,对于九成魔君来说弃之可惜,留之鸡肋,不知该如何处理,干脆也就尘封在自己的储物戒之中了。

但是,九成怎么也没想到,这到了最后的却便宜了余晚这个小丫头。

而这趟传送阵费用,对于元婴修士来说,算是相当实惠了。

可对于金丹期或者金丹以下的修士来说,这费用有点小奢侈啊。

余晚他们有三个,作为灵宠的大黄是余晚灵兽,自然可以将他收回识海能免去一单费用,若是还是在外以兽身乘坐的话,自然也要算上一个人头。

而青龙蛟和血狐,若是想要免单,除去他们两妖化为饰品装饰在余晚身上外,还要余晚的神识能够强大过扫描出她身上所带的非契约却又是有生命体的东西。

所以,青龙蛟大庭广众之下,余晚并没让他原地消失,并化为手镯缠于她的手腕上,他那份灵石,余晚便帮他上交了。

大黄是被她一个抬手轻挥,整个金毛兽身便消失不见,随即出现在她的识海里。

当余晚带着青龙蛟选择入那去往炎阳宗当时驻地的检验门时,在她和青龙蛟现在那检验门面前,只见那白茫茫的雾门瞬间变成红色,且红色们边上一个虚幻光屏显示出三人。

于是,守门的弟子,是一个筑基弟子,他见此,先是对着余晚行了一个礼后,立马恭敬开口道:

而唐婆落入佛陀界后几百年之间,她的修为还停留在金丹真人的实力上,却猜测那元铭真人只怕已经晋阶元婴,成了一名元婴真君的身份了吧?!

只是,余晚因着自己的事,又耽误了近七百年的时间,也不知这元铭真人究竟修为几何了?还是否记着一个叫做唐玉溪的金丹女修?

这些不明情况,余晚暂且抛在脑后,如今她在考虑传送到哪里是离炎阳宗最近的驻地?

当余晚问询任务堂传送中心处时,才了解到,要想最靠近炎阳宗的地界,正是炎阳宗的坊市。

只不过,直接传送过去花费灵石有点多,一趟下来,竟需要花费两百块上品灵石。

这些年余晚虽没怎么历练挣灵石,可她劫获高阶修士的储物袋不少,尤其是九成魔君的储物戒。

当初把黑暗魔气的东西,几乎都给了大师兄了,剩下不少蕴含灵气类的天材地宝,一看就不是九成一个魔族之人所使用的。

但这些繁杂品阶还极高的灵气宝贝们,多数都是成了他手下冤魂的高阶灵修的储物袋。

内里宝贝不少,还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灵草灵矿,甚至还有不少极品灵石在那些个储物法器当中。

而这些灵物,对于九成魔君来说弃之可惜,留之鸡肋,不知该如何处理,干脆也就尘封在自己的储物戒之中了。

但是,九成怎么也没想到,这到了最后的却便宜了余晚这个小丫头。

而这趟传送阵费用,对于元婴修士来说,算是相当实惠了。

可对于金丹期或者金丹以下的修士来说,这费用有点小奢侈啊。

余晚他们有三个,作为灵宠的大黄是余晚灵兽,自然可以将他收回识海能免去一单费用,若是还是在外以兽身乘坐的话,自然也要算上一个人头。

而青龙蛟和血狐,若是想要免单,除去他们两妖化为饰品装饰在余晚身上外,还要余晚的神识能够强大过扫描出她身上所带的非契约却又是有生命体的东西。

所以,青龙蛟大庭广众之下,余晚并没让他原地消失,并化为手镯缠于她的手腕上,他那份灵石,余晚便帮他上交了。

大黄是被她一个抬手轻挥,整个金毛兽身便消失不见,随即出现在她的识海里。

当余晚带着青龙蛟选择入那去往炎阳宗当时驻地的检验门时,在她和青龙蛟现在那检验门面前,只见那白茫茫的雾门瞬间变成红色,且红色们边上一个虚幻光屏显示出三人。

于是,守门的弟子,是一个筑基弟子,他见此,先是对着余晚行了一个礼后,立马恭敬开口道:

余晚他们有三个,作为灵宠的大黄是余晚灵兽,自然可以将他收回识海能免去一单费用,若是还是在外以兽身乘坐的话,自然也要算上一个人头。

而青龙蛟和血狐,若是想要免单,除去他们两妖化为饰品装饰在余晚身上外,还要余晚的神识能够强大过扫描出她身上所带的非契约却又是有生命体的东西。

所以,青龙蛟大庭广众之下,余晚并没让他原地消失,并化为手镯缠于她的手腕上,他那份灵石,余晚便帮他上交了。

大黄是被她一个抬手轻挥,整个金毛兽身便消失不见,随即出现在她的识海里。

阅读网址:n

Tag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