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影院体验区app免费下载

花店里所有人,死寂一般沉静。

气氛一下子压抑凝滞,让人顿感窒息,只有许文慧的哭声在耳边徘徊不绝。

顾宇轩靠在顾若阳的怀里,似笑非笑,脸色苍白,目光空洞。在他的头上还带着一顶帽子,遮住他光秃秃的头顶。

许文慧扑向顾宇轩,不住捶打顾宇轩,“说句话吧,像个活着的人!不能她死了,就也跟着心死了……”

许文慧是心疼儿子!

即便再可怜董佳琪红颜薄命,那么好的女孩子不受上苍垂怜,终究还是年纪轻轻香消玉殒,但许文慧更心疼自己的儿子,做了那么多努力,最后还是和董佳琪天人永隔。

顾振宏也擦着眼泪,颤声说,“宇轩,爸爸知道心里难受!但难受归难受,可不能再一声不吭不见人了!爸爸和妈妈真的很担心。”

原来,顾宇轩抱着董佳琪的骨灰盒回来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大家都急坏了,顾振宏和许文慧找了很多地方,终于在花店找到顾宇轩。

顾宇轩是个执拗又执着的人,他们很担心顾宇轩想不开。

顾若熙的眼泪涌了出来,陆羿辰将她搂入怀中,也不禁心下沉痛。

那个清透又善良的女孩子,终究还是没有逃出病魔的魔掌。

顾宇轩不想说话,坐在窗口的藤椅上,随手拿起窗台上的一本书,随便翻看起来。

街边的秀丽少女大展甜美曲线

之前,董佳琪每次来花店,都喜欢坐在这个位置,品一口茶,看一本书。

大家看到他这个样子,心口疼得更加难受。

许文慧哭了一会,便被顾振宏拉开了,“还是让孩子静一静吧!他总需要时间才能走出来。”

许文慧忍住哭声,“我就是想哭!我们宇轩怎么这么命苦!之前喜欢夏紫木那么多年无果,后来好不容易爱上别的女孩子,我们那么不同意,他还是和她结婚了!结果竟然……”

许文慧捂住脸,低低地呜咽着。

顾振宏叹息一声,“谁又想到,已经控制住的病情,忽然急速扩散!”

顾宇轩翻看着书页,缓缓开口,“她对我说,这辈子她做过最自私的事,就是嫁给我。”

“她对我说,结婚的前一晚,她一夜没睡,纠结到底嫁不嫁给我。最后她还是选择嫁给我!”

“她说,人生很短暂,就那样转瞬即逝,她的生命被匆忙判上了期限,她说她不想留下遗憾。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我,做我的女人。”

顾若熙走向顾宇轩,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顾若熙将书从顾宇轩的手里拿走,手轻轻搭在顾宇轩的肩膀上。

顾宇轩仰头望着顾若熙的满脸泪水,忽然一把抱住顾若熙,脸颊深深埋在顾若熙的怀里,痛哭出声。

“她说,她想看雪,这辈子还没看过雪!早春的季节里,雪已经开始融化,我便带着她一路向北,终于找到一处万里雪原的荒野,我们在那里看雪,玩耍,她玩的好开心好开心,在阳光下笑容像个天使……”

“可我没想到,她一直都在偷偷吃药,控制周身剧烈的疼痛。她的病情早就恶化了……但她不希望在最后的日子里,是在医院里和我一起度过……”

“她说,她要和我之间留下最美好的回忆,她不希望看到我痛苦。”

“可她……还是走了!”

“姐姐,她还是走了……呜呜……”

“宇轩……”顾若熙抱住顾宇轩,痛哭出声。

“她做过最自私的事,不是嫁给我,而是抛下我……”

大家都哭了。

就连一向冷情的陆羿辰,也眼眶微红。

唯独小王子安静的好像不存在的空气,双目凉沉,没有什么表情。

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再成熟也不能那么透彻了解,死去到底意味着什么。

换言之,在小王子小小的内心里,除了父母妹妹,还有最亲近的舅舅之外,那些人的来去生死,与他都没有太多关系。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小小年纪的小王子,继承了陆羿辰同基因的冷血。

在他们的世界里,看重的人不多,一旦看重,便视若生命。

顾宇轩在顾若熙的怀里哭了许久,像个孩子一样……

……

董佳琪葬礼的早上,天空飘起毛毛细雨。

天气总是这么应景,似乎也在悲伤一个纯良美好女孩的离去。

大家穿着黑色的衣服,撑着黑伞,送这个女孩最终长眠冰冷的地下。

葬礼上,依旧来了很多的人,大多又都是不请自来,或真或假的面带悲痛,不过是想在董市长那里混个脸熟。

大家没有心情去追究,到底谁是真心前来相送。

葬礼完毕后,董太太哭晕了过去,董天磊赶紧带着人搀扶董太太下山。

董市长也已鬓发斑白,苍老了很多,没有心情招待宾客,便将这个任务交给了顾宇轩。

“宇轩,爸爸知道现在没有心情,但也只能交给了!爸爸太累了,先和妈妈回去了。”董市长拍了拍顾宇轩的肩膀。

这个女婿,董市长一直都非常满意。

虽然董佳琪已经离开了他,但他在心里决定,会当顾宇轩是一辈子的好儿子。

葬礼之后便是丧宴。

大家哪有心情参加筵席,只有那些假意奉承想要混脸熟的人,才会去赴宴。

顾宇轩忍着所有的心痛和疲惫,勉励支撑招待。

为了维持场面,顾若熙和陆羿辰,还有乔轻雪殷凯,便留下来帮忙照应。

麦亚琪也留下来,帮忙照应。

这群不请自来的人,挤满了整个宴会厅。

王枭在人群里,大家并不觉得奇怪,王枭现在树敌有点多,正在积极拉扯关系给自己做靠山,董市长这棵大树若能抱住了,他来日就可以平步青云。

但董市长怎么会搭理他这种道上混迹的“小喽啰”。

不过在这种场合,倒是也可以让王枭结交很多各界大人物,他也乐于参加这种筵席。

不过今日,王枭的表情有些拘谨,因为他总觉得殷凯的视线,时不时瞥向他,看得他浑身不自在。

之前他带着王太太去殷凯家里道歉认错,被殷凯和乔轻雪从殷家打了出来。

殷凯还扬言,不会轻饶了王枭。

王枭现在当然怕殷凯打击报复他。

之前因为陆羿辰的打击报复,他的亏空问题到现在还没有补上!再多个殷凯趁火打劫,他真的要金盆洗手了!

况且,殷凯和陆羿辰的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保不准拉着陆羿辰一起向他发难!

王枭犹豫了许久,端着酒杯去敬殷凯。

殷凯可不想卖王枭颜面,尤其在这种场合,一旦一起喝酒,便会被人认定关系交好,那些想要巴结殷家的人,也会对王枭另眼相看,岂不是给王枭增长关系的机会。

殷家一把将王枭的酒推开,“的酒,我这辈子都不会喝!”

王枭的脸色青红交加,尴尬了好一会,只能退身而去。

但在王枭的心里,已经狠狠记恨殷凯。

老子一定会更加强大,再不用看们这群人的脸色!

夏紫木也来参加董佳琪的葬礼了,她没有离开,是想和顾宇轩说两句话。

顾宇轩一个人坐在休息区的座位上休息,准备等一会挨桌敬酒答谢各位前来参加葬礼。

夏紫木走过去,犹豫了很久,低声问他,“还好吗?”

顾宇轩的心口,倏然一抖。

他没有抬头,“不好。”

夏紫木沉默稍许,“节哀。”

顾宇轩没有说话,闭上眼睛,双手紧紧抓在一起,过了许久,道。

“谢谢。”

“我知道,心情不会好,但还是希望,能振作起来。”

夏紫木说完,便转身离开。

她看了一眼整个宴会,想要找到乔沐风的身影,最后却失望了。按理说,乔沐风应该会来,怎么不见人?

夏紫木走向乔轻雪,拉着乔轻雪去一旁说话。

“乔乔,和若熙说了吗?”

乔轻雪摇摇头,“忽然出了这种事,还没来得及提!若熙现在很难过,葬礼上哭了很久!不过别着急,我会找机会和若熙提的。”

夏紫木点点头,“乔乔,不能拖了,希望都放在身上了。”

顾若熙帮忙招待宾客,也是勉励支撑,她最看不得身边的人离世,这是人生最最痛苦的事,这种离开便是永别,再也见不到,总是让人伤感的锥心刺骨。

陆羿辰让顾若熙去休息,他很心疼她。

顾若熙便将这里的事,交给陆羿辰,本身他也善于应酬,不过就是有些损伤他高贵的身份,但这是顾宇轩的事,也就是自家的事。

顾若熙撑着虚弱的身体,去了后面的休息室。

她真的需要好好静一静,歇一歇,让沉痛的心情得以休息。

没想到,刚到休息室,乔沐风竟然推门进来了。

“沐风?”顾若熙对乔沐风的出现,很是吃惊。

“若熙,我想……和说点事。”乔沐风犹豫了一下,轻轻开口。

顾若熙皱眉,“什么事?这么严肃。”

“我……”乔沐风低下头。

夏紫木远远看到乔沐风的身影,赶紧追着跟过来。她已经多日没见到乔沐风了,很想和他当面说几句话,探一探他现在的心思。

可夏紫木没想到,乔沐风竟然去找顾若熙,便站在门口偷偷听,他要对顾若熙说什么。

Tag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