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妹视频视频播放软件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最高指挥部大力发展海军部队的决心已经体现了出来。海航有轰炸机吗,有,一直都有轰-6,但是不多。现在把西宁场站整个轰炸机师转隶到海航,说明上头有加强海航远程打击能力的计划。

有编制了才有经费,也才能列装更多的战机。轰炸机师转隶过去关键是装备编制,人员编制显然是要进行压缩的,部队发展方向是精简机构,兵员只会越来越少。一些单位会裁撤,同时也会新建一些单位或者扩编一些单位。比如海军陆战队就听说要扩编成军级规模。

李战通过内线电话和莫仁安、老陈头就轰炸机师转隶海航,飞鲨部队吸纳其部分机务地勤人员这件事情进行了初步的沟通。意见基本统一,这对飞鲨部队来说是好事,免去从头开始培养机务地勤人员的时间,有利于加快部队的建设。

但是这件事并不好办,眼前只能暂时形成一个初步的想法,后续怎么样向上级提建议,并且要让接纳的目标顺理成章地瞄准西丁轰炸机师,尚且还没有一个很好的想法。

暂时把这件事情放下来,李战继续狠狠操练女飞们。剩下的十天时间里,女飞们必须要完成平时需要花掉两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去训练的科目。

难点在于打靶,空靶和地靶都要打,要打航炮和航火,只有掌握了这些基本的作战技能才算是改装成功——没有战斗力就没有意义。

打空靶训练实际上就是空中格斗训练,这个科目教起来还算顺利。女飞们都是完成了高教机训练的,空中格斗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好比步兵的射击训练。所以在熟悉了歼-10战机的特性后,女飞们打起来有模有样的。

但是在地靶训练的时候李战就遇到难题了,很多女飞都把握不了开火的时机,俯冲过早或太晚、开火太早或太晚、拉起太早或太晚,总是不得要领。也就余绪妹勉强能算是踩到了及格线。

李战很费解,问了之后才知道她们居然没有接受火对地攻击训练。连基本的对地航炮射击都没有训练过,这让李战无奈得很。

无奈之下李战只能调整训练计划,把更多的时间用在打地靶训练上。她们的资格考试有两大科目是一票否决的,空靶和地靶。这两个科目只要有一门不及格,其他科目的成绩再好也没用,照样拿不到歼-10战机的战斗飞行资格。

作为老师,李战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学生拿不到战斗飞行资格。

唯美映画:尺度不是问题

打地靶李战最有经验,他把所有的心得都归纳总结了起来,针对女飞的特点进行了一针见血的教学。不过萧正阳对此持保留态度,零基础的飞行员要在短短几天时间里掌握对地射击技巧何其难,可以说基本做不到。

“箭在弦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没办法,只能拼了。”李战对女飞们说,“为了达到更好的训练效果,后面的训练全部使用实弹,们要抓住每一次实弹射击的机会打出心得来,掌握技巧了才能把这个技术变成自己的技术。”

女飞们压力山大,她们之前接受的全都是空战训练,根本没有想到要拿歼-10准飞资格要具备对地攻击能力。此前她们要死要活的希望时间过得快一些早日脱离教员这个魔头,现在反而希望时间过得慢一些,她们发现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教员就像是个宝库一样,有取之不尽的财富。

轰炸机师全力支持女飞班的训练,派出了精干的地面靶区保障分队,设立了多个靶区,同时提供了足够的弹药,但是航炮的炮弹需要从其他部队调过来,轰炸机师没有符合歼-10所使用的二十三毫米炮弹。

歼-10采用的是一门半埋式的双管23毫米航炮,是俄制的GHS23,装在进气口下方左侧。八一飞行表演队使用的歼-10AY是移除了航炮的,包括歼-10SY。这次为了女飞的改装训练,10号歼-10S重新装上了航炮系统,恢复了作战能力,装上弹药就能打。

7管90毫米航空火箭发射器是有的,这玩意儿几乎能从任何一间军火仓库里找到,包括轰炸机师的军火仓库。在必要的时候,轰-6也挂上航火俯冲对地攻击又如何?祖传手艺,只要是在天上飞的,要找出不能打航火的还真不好找。

从某部紧急调了一万六千发23毫米航炮炮弹来,平均每名女飞分到了一千发的额度,五个标准基数了。这是训练用弹药以及后面的考试所需要使用的,再多也不好找了。另外轰炸机师提供了一千五百枚90毫米航空火箭弹作为女飞班的训练用弹药以及考试用弹药,算是下了血本。

光是这些弹药就值不少钱,以航火每枚一千元钱来算,光是航火就价值一百五十万元钱,省会城市一套一百五十平的大豪宅了。

要不怎么说打出去的不是弹药是钱,战争打起来打到最后拼的就是谁钱包厚。美军在阿富汗打了几年烧了近万亿美元,这种仗不是谁都打得起了。

以前我们经常能看到我军战机都不怎么挂载弹药,训练搞得最多的是模拟训练,真刀真枪地实弹射击极少,为啥,没钱啊,支持地方经济建设部队勒紧裤腰带二三十年军人待遇保持不变,而那二三十年里恰恰是社会飞速发展的时期。连饭都吃不饱,能保证每名飞行员一年打上几轮航炮就不错了,其他的就别奢望了。

踩着部队沉默期尾巴的李战经历过训练物资短缺的情况,在北库的时候如果不是搞专业蓝军部队,鹰隼大队也会和其他两个大队那样苦哈哈的一年等年中年终考核打上几炮。

所以李战说女飞们遇上了好时候,现在部队逐渐放开手脚猛搞实弹射击训练了,模拟训练搞出花来也克服不了局限性,部队战斗力要提升还是要真刀真枪地干。

从最差的乌冬冬开始,李战开始逐个逐个的带教。飞了十几个起落了,所有的女飞其实都达到了单飞标准,不过李战把单飞放在了后面,集中时间和精力搞对地射击训练。

在进入攻击航线后,李战先做示范教学,一边给前舱的乌冬冬讲解,“注意看我进入的时机。歼十是高敏捷战机,很敏感。进入过早过晚都不行,要恰到好处。注意看我的动作,我再进入一次。”

说着就拉起战机转了个圈回来,再一次进入攻击航线。

乌冬冬仔细体会着,微微点头,“教员,我有点感觉了,我试一次吧?”

“好,接手。”

乌冬冬接过战机的操纵权,拉起转弯,回忆着刚才的感觉,稳稳的压杆进入攻击航线。李战微微点头,说,“这一次时间点选得不错,继续往下走,预瞄目标,听我指令打开电门准备射击。”

“明白!”乌冬冬振奋起来,经过两次的模拟训练后终于要真刀真枪地打上几炮。

歼-10的低空性能是不错的,有鸭翼的加持,战机能够在尽可能小的速度下获得足够的升力。该机的起飞滑跑距离很短,加力起飞的时候甚至可以在三百米左右的距离上抬轮。和李战以前开的歼-7E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非常的友好,李战甚至觉得比歼-11系列都要好一些。

靶区设在轰炸机师平常轰炸训练的无人山区里,在山头上用清理出一块篮球场三分线范围大小的地方,直接铺上一层圆形的白布。射击之后根据白布的破损情况来判断成绩。

李战发现乌冬冬已经把机头对准了靶区,便说道,“打开电门,瞄准好了可以射击,记住,射击的时候要稳住战机,保持规定表速。”

“明白!”乌冬冬不由的紧张起来,这是她的第一次啊。

10号歼-10S以小速度俯冲的姿态扑向地靶,乌冬冬操纵着操纵杆把瞄准环稳稳的压在了靶子上,在到达射击距离的时候,她一咬牙摁下了按钮。进气道下方左侧的双管23毫米航炮“咚咚”的发射,以每秒五十四法的射速喷出炮弹,炮弹以每秒七百一十五米的速度射向靶子。

两串长长的火舌喷了出去。

“停止射击拉起!”李战大喊。

乌冬冬下意识地松开按钮迅速拉起战机。

李战一看弹仓余量顿时就无语了,就剩下一小半了,苦笑着说,“还真是新兵蛋子打连射啊,一下干掉了一百多发,小点射啊大姐,还要打五次射击呢。”

“我……”乌冬冬娃娃脸红透了。

“再来一次,这个航炮射速很快,四五秒就能把两百发炮弹打完,摁一下就要马上松手明白吗?”李战说道。

“明白了教员。”乌冬冬呲了呲小虎牙,当然,飞行头盔戴着,飞行简报室里的其他女飞们是看不到她的神情的。

李战说,“歼十的航炮备弹不多,当只剩下航炮的时候,就要考虑在最紧急的时候进行使用了。航炮打光了就无还手之力了,无论是空战还是对地打击。”

“明白。”乌冬冬重新调整了一下,关掉了射击电门,在靶区上空绕圈子。

地面保障分队迅速行动起来,很快把结果报给了塔台,在塔台上的萧正阳看着结果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幺洞,只中了十一发,其他的都打飞了。”

一百多发炮弹就只打中了十一发,乌冬冬的脸更红了。

李战却是不觉意外,他说,“刚才打的时候没稳住战机,弹着点跑到靶子上方了。”

“教员答对了,加十分。”萧正阳说。

李战说,“我们的射击和步兵打枪的道理是一样的,都有后坐力,而且在射击的时候战机姿态会被破坏,稳住战机才能保证弹着点相对稳定。等下再打的时候注意这个问题。”

“明白!”

得到可以进行第二次射击的指令后,乌冬冬再一次进入了攻击航线,脑子里回想着刚才出现的问题,眼观八方,再一次小速度俯冲,根据指令再一次射击。这一次她摁了一下发射按钮就迅速松开了大拇指,二十多发炮弹落在了靶子上。

完成射击,迅速全油门拉起大角度转弯规避脱离,有那么点意思了。

结果很快报过来,萧正阳说,“幺洞,这次成绩不错,都打在靶子上了,不过弹着点比较散,注意解决一下。”

“明白!”乌冬冬信心大增,太不容易了。

李战又给她示范了一次,说,“我要打十发炮弹,注意看我的动作。”

他接过战机的操纵权,加速转弯,以非常快的速度进入攻击航线,很高的速度俯冲,比乌冬冬那犹犹豫豫慢慢悠悠的样子有力度多了。战机顿时变成了暴躁老哥,呼啸着直扑靶子,在一个很远的距离上开火,随即双管23毫米航炮喷吐出两簇炮弹,精准地击中了靶子正中间的位置。

全油门大侧滑转弯之后才迅速拉起,整个过程干脆利落行云流水一般的顺畅。

萧正阳很快报靶:“教员打得很不错,十发炮弹的弹着点基本在一米范围内,完美。”

这一手让女飞们羡慕得都要流口水了,简直是空中狙击手啊这个精度。

李战说,“每打一次都要认真体会,这样才有效果。对地射击也好对空射击也罢,其实是一回事,每个人的风格都不同,要找到符合自己风格的射击窍门,融会贯通了也能像我这样随心所欲打出好成绩来。”

“明白了教员。”乌冬冬认真的点头,继续进行剩下的实弹射击训练。

10号歼-10S战机每天飞行十几个小时,三天的时间里一直搞对地实弹射击,快速消耗着昂贵的炮弹,效果是明显的,女飞们的对地射击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至少基本上都能把炮弹打在靶子上了。

紧接着还有航火射击,与航炮对地射击差不多,但是距离更远,受风力的影响更明显。有时候航火打出去不是一条直线,而是微弧线。李战要求的射击距离是三公里,这对毫无基础的女飞们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好多人第一次航火实弹射击都没能击中靶子,李战不得不降低要求,把射击距离拉近到一公里。

“我可以告诉们,随便拉个男飞行员出来都能在一公里距离上指哪打哪。”

李战站在10号歼-10S的左翼上,十六名女飞在他面前整齐列队,听着戴着大墨镜的教员进行新一轮航火射击前的讲话。初升的阳光斜着落在教员的身上,好一位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超级王牌飞行员!

乌冬冬在心里美美地说:始终是独一无二的飞行员,好帅!

“航炮炮弹依靠底火提供动力,出膛后是无自由动力的,比较死,弹道比较稳。航火不同,它是有自有动力的,在飞行过程中受到更多的因素影响,最主要的是风力。们在射击之前一定要对所在区域的风力风向做到心里有数,根据规则心算出瞄准点,这个过程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有些同志瞄准点算得很准,但是太慢了,早被地面高炮击落了!”

李战毫不客气地说道,“有些同志呢,射击的时机把握得很好,整个过程完成的时间也在规定之内,但是没打中目标,一样是失败。根据我的经验,从俯冲开始,从瞄准到完成射击控制在三秒钟之内存活率是最高的,超过了这个时间会很危险。”

“另一点,射击距离要尽可能地远。使用航炮射击是最后手段,是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的最后选择。很多人也许一辈子都遇不上使用航炮的情形。但是航火是我们经常要用到的一种对地攻击弹药,地面部队呼叫火力支援,结果不是还没开火就被击落就是没打中目标,的火力支援就失去了价值。在尽可能远的距离打得尽可能准是唯一要求。”

他从机翼上跳下来,稳稳地落地,走到挂架处指着7管90毫米航空火箭弹发射器说,“们现在打的是九十毫米口径,弹重,弹道相对稳定,未来如果要打五十七毫米这种中口径航火,难度会更大。”

“们现在明白自己的水平了吧?”

女飞们个个都羞红了脸,她们可是在那么多女飞行员挑选出来的佼佼者,本以为足够优秀了,没想到到了玩真家伙的时候原来还比不上普通的男飞行员。

李战说,“只有五天时间了,最后两天考试,满打满算们每一位只有三次实弹射击的机会,大家好好把握,我希望每一位同志都能拿到歼十的准飞资格,一个都不要少。好,准备飞行的留下,其余人班长带队返回飞行简报室等候,解散!”

吕晓然出列下达口令,带着其他女飞上了考斯特返回飞行简报室,接下来要进行新一轮实弹射击的余绪妹留了下来,和李战一起验收战机做飞行前准备。

短暂的女飞行员改装歼-10战机训练走到了尾声,女飞们即将迎来她们的改装考试,同时也是对李战首次担任教员的教学成果的一次全面的检验。

PS :95000/112000.

Tags:

You may also like...